離雨然

冰雨/離雨然。
灣家人。劍三坑底。
韓葉文不會刪,但也不會更了(應該沒忘更什麼吧#
就寫寫那些在劍三遇到的人事。

【全職韓葉】軌跡、一

分段方式可能跟本子有一點不一樣,但內容沒差異。

1.

 

*小秋田的名字很多,但描述上還是寫小韓。

*秋田長的超級可愛是怎麼回事。(鼻血

 

  「葉修,抱好大漠。」

  韓文清戴上墨鏡手拎起一頂帽子扣在葉修頭上,即使退役兩人的粉絲加起來還是足夠造成轟動,要出門前自然需要好好裝扮。

  葉修邊感嘆這種自從露臉後要受的苦真麻煩邊抱起在腳邊轉的小狗,在門外看韓文清把門關好上鎖。

  「走吧。」

  「嗯。」

 

  車子駛向市中心最大家賣場,目的地是裡面的寵物用品專賣店,今天連葉修這個平時賴在家裡窩在電腦桌前榮耀的傢伙都跟出門,原因無他,是時候該為家裡的新成員買些東西。

  兩個大男人站在成堆的寵物用品前,韓文清認真的看過一樣又一樣的狗食跟器具,反倒是葉修抱著小狗悠閒站在一旁看人挑,他對養狗並不像韓文清那麼陌生,畢竟家裡以前有隻叫小點的狗,但見韓文清嚴肅的臉上出現苦惱,他完全一點愧疚都沒有,換個方式說,他挺樂得見這人苦惱。

  幸好這家店店員不玩榮耀,不然可能明天就能上電競之家的頭條吧。葉修摸摸小韓的頭放任腦袋胡思亂想,突然懷裡的小生物掙扎起來,溜出他的懷抱,爬到韓文清的手臂上,伸出舌頭舔舔抓著狗食的手指。

  幼犬吃哪牌的食物,就這樣沒爭議的定下來,接下來挑頸圈繩子玩具也全讓小韓選,倒是省不少力氣。

  「不愧是我養的狗,果然聰明。」

  葉修為自家狗兒子點讚。

  韓文清對於葉修自誇表示不予置評,但對狗兒的聰明大感同意。

  「嗚嗚。」

  小韓高興地晃晃尾巴,叼起新得到的玩具球乖乖跟在自家兩位主人後面走。

  「老韓先買包菸,回去來打場當賭注怎麼樣?」

  「滾。」

  「老韓──」

  經過日用品賣場時葉修拿起一條菸,表情真摯的看向一旁的戀人,還來不及說更多的話,一團淺褐色的影子掠過他的手,手上的菸登時消失。

  看小韓嘴裡的東西不知何時從球變成菸,葉修表示累感不愛,「……尼瑪,別因為我叫你小韓你就學老韓啊。」

  韓文清為小韓的行為點讚。

  「不愧是我養的狗。」

  「小韓你這吃裡扒外的傢伙!」

  葉修憤然,小韓搖搖尾巴把菸放在韓文清腳邊,轉過身去叼回自己的球。

  韓文清淡然表示狗食的錢我付的,怎麼樣也不算吃裡扒外,葉修摸摸鼻子,認栽。

  但見韓文清還是往購物車裡扔包菸,葉修笑得眉開眼笑湊上前親了他的戀人側頰一口,「老韓哥最愛你了。」

  「愛我還是愛菸?」

  「呵呵。」

 

2.

 

  葉修抱著小韓坐在副駕駛座,一邊跟韓文清閒聊一邊美孜孜地抽菸,從車窗灌進來的的風帶走車裡大半菸味。

  風呼呼吹過,小韓趴在葉修臂彎上,一雙眼睛好奇的緊盯每個外頭不斷掠過的風景,以前的牠只是隻流浪狗,這點葉修跟韓文清在要養時就先確定過,幼犬身上的髒污也是兩人費好大的功夫才洗淨。

  在進入這個家之前,小韓只有被車子嚇沒有坐上車的經驗,對於每項跟人類共處的事都有相當大的興趣,注意力全放在窗外,直到一隻手拍拍牠的頭才順力道望過去。

  「好玩嗎?」

  一張放大的笑臉在眼前,小韓把擱在窗框邊的腳踩上葉修的肩把人舔的一臉口水,也舔過葉修的唇,被舔的人只能無奈先把菸捻熄,「別亂來啊我說,老韓會吃醋的。」

  「我幹什麼跟隻狗吃醋?」

  駕駛座上打方向盤的男人道。

  葉修轉面對韓文清,一臉真摯,「愛呢?」

  「更何況,我覺得大漠比較愛我。」停好車拉上手剎車,韓文清抱起他拔出車鑰匙後立刻湊上來的幼犬,「下車吧。」

  「嘖。」

 

  走入已經訂好位的餐廳包廂,事先打過招呼小韓自然也跟進來,此時正乖乖坐在桌角邊打盹,兩人面對面坐在燈光好氣氛佳的地方,葉修忍不住開句玩笑說老韓你這是要求婚嗎?沒想到韓文清真的點頭。

  「帶小韓出來買東西只是個藉口吧?想不到你這麼有浪漫細胞。」

  葉修注視韓文清執起他的手,把鑲著鑽簡單而大方的戒指套上他的無名指時,心裡一陣悸動。生命裡總會有那麼一個人,溫柔的對待你,陪你走一輩子。

  他們爭鬥將近一半的人生,習慣榮耀的戰場上有個對手,習慣台下總有目光注視自己,習慣彼此的存在。

  十年榮耀,十年宿敵。

  想到先前在榮耀特輯上看到的話,葉修忍不住笑出聲,在韓文清詢問的目光下伸出手,「不能只有我戴吧?」

  「韓文清,戒指。」

  伸手接過小絨布盒,拿出裡頭另只的戒指替韓文清戴上,葉修扣住與他一同打榮耀十餘年的手,一對戴在無名指上的鑽戒在燈光照射下,微光閃爍。

  葉修直盯兩人手上的戒指半晌,「影響操作啊。」口氣裡卻沒多大嫌棄。

  「知道。」

  韓文清抽回手從口袋裡掏出條純銀的鍊子,放在葉修掌心上,收攏,「滿意不?」

  「勉強接受。」嘴上這麼說,他的眼卻盈滿笑意,「什麼時候帶我去領證?」

  「等過家裡那關再說。」

  「好。」

  看精緻的餐點一樣樣送上,在服務人員退出後,葉修直接走過去坐在韓文清腿上,「來嘴巴張開,哥餵你吃。」

  「……把椅子拉過來坐。」

  「還沒結婚就嫌棄我,你行啊韓文清。」

  「你該好好減肥。」韓文清捏捏腰上的軟肉,「記得去遛狗。」

  「……」

  掃一眼在桌腳邊睡成一團的小韓,再想想今天聽到寵物用品店店員說每天都要記得遛狗的話,再看看韓文清的臉色,葉修決定做垂死掙扎,「老韓我老了要打輪換,你一三五六日我二四!」

  「有你這樣打輪換的?」

  「你奇數天我偶數天!堅決不能再多!」

  「每天早上一起遛狗。」

  「說好輪換、唔──」

  葉修悲哀的發現,此時他坐在韓文清腿上根本是方便人直接放大招封住自己的唇。

  長驅直入的舌一遍遍舔過上顎與齒間,下頷被扣住讓他無處可躲,嘴與唇被恣意侵占,想反抗的手也被緊緊扣住,一點反抗的縫隙也沒有。

  「韓文清你等、等一……唔!」

  好不容易掙扎分開出一小段空間,葉修才剛喘口氣唇又被封住,韓文清的舌頭再度滑入,啃咬他的唇瓣,吸吮舌尖的同時身體敏感的輕顫。

  分開時空氣中拉出一條曖昧的銀絲,來不及嚥下的口水自嘴角流下,而後被操作大漠孤煙的手指抹去。

  「每天遛狗。」

  葉修氣喘吁吁渾身無力,只能癱軟在韓文清身上抗議不能。

  此時一團褐色毛茸茸的東西竄到椅子上,軟軟的舌頭舔過兩人交握的手,「汪汪!」

  「……老韓你養的狗。」

  「你撿來的。」


评论
热度 ( 22 )

© 離雨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