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雨然

冰雨/離雨然。
灣家人。劍三坑底。
韓葉文不會刪,但也不會更了(應該沒忘更什麼吧#
就寫寫那些在劍三遇到的人事。

【全職高手】軌跡、三

5.

 

*時間點依舊跳躍。

 

  嘟──嘟──

  撥出的電話依然無人回應,韓文清有些焦躁的掛掉電話,手指無意識來回撫弄手機殼。

  興欣臨時發生點狀況,葉修半夜搭上前往H市的飛機後就沒再聯繫,好不容易逼葉修去辦一隻手機也在無人接聽的情況下一點用處也沒有。

  一通通電話石沉大海,韓文清的臉色也越來越難看,自從同居後他發現越來越不能忍受葉修一聲不吭就音訊全斷,以前半年沒聯絡都覺得無妨,現在不過一天半他就覺得焦躁不安,兩人沒聯繫的時間也不長,卻也足夠發生很多事。

  韓文清盯著最近才換上的、他與葉修兩人掛在脖子上的戒指放在小韓頭上合照的桌面半晌,不知為何而來的一個想法讓他點開QQ,一條消息直往霸氣雄圖公會會長那送。

  幾乎是立刻回覆消息,蔣游那叫一個興奮,難得的場外求助讓他不去多想這時間點自家大神怎麼還沒睡覺,發消息的手速比得上職業選手。

  另一端接收到消息的韓文清冷笑,刷卡登入榮耀。

  上的卻不是他跟葉修一起練的拳法家小號,而是使用十多年的大漠孤煙,全身上下只剩一件他與葉修一起做的銀武的大漠孤煙。

  韓文清退役後宋英奇並沒有接下大漠孤煙的帳號,而是繼續使用長河落日為霸圖奉獻,而大漠孤煙因為研究裝備需求多數時間還是留在霸圖俱樂部裡,但在他退役時霸圖老闆明言把帳號卡給他。

  作為為霸圖奉獻整個榮耀職業選手生涯,帶領霸圖擊毀嘉世王朝,在眾新星升起的時代再次拿下總冠軍的男人,霸圖永遠的精神指標,這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報償。

  而即使是沒銀裝的大漠孤煙,依舊一如既往挺身衝入戰場。

  當開著牧師馬甲指揮的人注意到霸氣雄圖突然井然有序,他設下圈住將boss帶走的團隊被蠻橫攪亂,而領頭的……

  剛才場面太混亂喊殺喊打的,還有各種技能的聲光效果,大部分人也沒多注意打到是哪個角色,但此時場面稍微平息,站在霸氣雄圖團隊最前面的ID那叫一個奪人眼球。

  畫面像是按下暫停鍵一樣,連指揮的聲音也停止,全場安靜的連背景音樂的風聲都能聽得一清二楚

  那叫啥來著……大漠孤煙,不是重名吧?無數人想,但倆退役大神的對話很快戳破他們一絲絲僥倖心理。

  「老韓啊,這麼晚怎麼還不睡呢。」

  見韓文清開的是大漠孤煙,葉修老實的不繼續躲在人群中間,乖乖操控角色走出來。方才他指揮的聲音那麼大聲,就算他不出來韓文清肯定也找得到。

  回應他的是一記霸皇拳,因為起手走葉修勉強還能閃過,但在他閃開後韓文清果斷取消技能,補上猛虎亂舞。

  「多大仇啊你!」

  葉修苦一張臉,即使他被榮耀教科書,也不可能用補職打趴一個職業選手,更不用說是曾經站在榮耀頂端的人,就算手速退化到普通玩家的程度,要解決他還是綽綽有餘。

  他只能從縫隙中搶到一點時間補上一個小回復術勉強維持生命,但在猛虎亂舞結束後韓文清繼續接上各種小招大招串成的連擊,裝備不好的馬甲生命下降速度飛快。

  至於向旁邊呆掉的人呼救……葉修是挺想的,但理虧在先他只能四處閃躲,偶爾猥瑣的一道白光閃過,小牧師怎麼樣都沒死。

  圍觀的其他公會玩家表示這畫面太美他們不敢看,興欣公會沒有自家大神的指令暫時按兵不動,霸氣雄圖則是瘋狂搖旗為他們前隊長吶喊,揍那個葉修啊、多麼大快人心令人振奮的事。

  但緊接著從小牧師背後操作者說的話,讓他們掉一地的雞皮疙瘩。

  「手下留情啊老韓,情呢愛呢,不帶你這樣欺負人的啊!」被打的滿地滾,他只能憑一張嘴苦口婆心勸人回頭是岸,「打贏我的牧師也不怎麼光榮啊,怎麼你一退役就猥瑣起來呢居然挑牧師打,這樣不行啊還不回頭看看你身後廣大支持你的民眾,他們會哭的!」

  「……葉修。」

  見韓文清攻擊的動作緩下,葉修再接再厲表示,「老韓我現在立刻、馬上就去睡!」

  說完角色就不再有動作,這是強制下線的情況韓文清自然知道,但難保葉修不會開其他的馬甲繼續玩。

  拿起擱在一旁的手機撥出電話,這次很快接通。想到之前葉修故意不接他電話,韓文清的臉又一瞬間變黑。

  但從電話另一端傳來略為尷尬的聲音讓他緩下臉色。

  『老韓我沒注意到手機調成靜音……呃,我不是故意不接你電話的真的。』剛拿起手機見到上頭三十多通的未接來電他也嚇一跳,至於剛剛韓文清火大的直接開大漠孤煙上榮耀揍他一頓,他也認了,『咳,很晚了你早點睡啊。』

  「你剛剛不是說要睡?」

  『對對對,要睡了要睡了。』

  「葉修……」

  『哥要躺平!老韓晚安!』

  韓文清沒掛斷電話,葉修也沒掛斷,通話就這麼安靜幾秒。

  『咳,你不掛?』

  「我等你掛。」

  『好吧我要掛啦。』

  「嗯。」

  『文清,』透過電話傳來的聲音似乎有點彆扭,『我好像有點想你。』

  『……晚安。』

  韓文清把手機話筒按在唇上,輕輕吻了一下,「晚安。」然後不管另一端的反應,優先掐斷電話。

 

6.

 

  嘟!嘟!嘟!嘟!

  收回手機看著通話結束上頭顯示的韓文清三字,葉修一臉複雜。

  剛剛遠在Q市的人在從電話傳來的親吻聲他當然有聽到,很難想像那一臉兇狠煞氣的人會有如此柔情的舉動。

  ……不,並不是沒法想像,只是事前預料不到而已。

  就像他想不到自己不過是一天多一點沒見到韓文清,就覺得有些思念那個總是繃著臉把他拎去床上睡覺的人。

  葉修把筆記型電腦放在一旁,任身子倒向床鋪,閉上眼想睡卻因為身旁缺少溫度而又睜開眼睛。

  「鬧哪樣呢……」

  老韓啊,不是我不睡而是睡不著啊。

  秒針分針緩緩的挪動,就連時針都往前一格半,打算數羊而目光緊鎖在天花板的視線緩慢轉移,最後定格在還未關機的電腦螢幕上。桌面上只有少少的幾個捷徑,桌布幾乎無遮掩的好好呈現。

  方才跟他通過電話的男人頭上趴一隻狗,小傢伙因為一個表情而被他撿回家甚至被叫做小韓,桌布上一人一狗如出一轍的表情是他剛拿到這隻手機嘗試各種功能到太晚,引起自家戀人跟寵物不滿時照下來的。

  思至此葉修伸手撈過電腦,鼠標點開企鵝的標誌,大漠孤煙的頭像暗著。

  這個點,老韓應該睡了?

  無聊的用鼠標一次次滑過大漠孤煙上頭,葉修想自己真無聊,正打算關掉電腦時,一個突然視窗跳出。

  訊息來自大漠孤煙。

  不自覺,下垂的嘴角一下微微勾起。

  ──還沒睡?

  ──嗯。

 

  一個視訊的邀請直接送過來,葉修發揮職業選手的手速點下接通。

  比桌布上的狗兒還要大一點的狗臉冒出來。

  『汪嗚!』

  「唷小韓,這麼晚還不睡嗎?」

  葉修笑笑朝螢幕另邊的狗兒揮手,不意外小傢伙蹭到螢幕前想舔他,「乖乖待著啊,過幾天就回去。」

  一雙手把狗抱離螢幕遠一點,韓文清的臉出現在後頭,『不是說要睡?』

  「正要睡啊,你就傳訊息來。」

  『睡不著?』

  「呵呵,哪可能啊,怕你孤單寂寞而已。」

  被螢幕上的韓文清盯著好一會兒,葉修低聲笑了,「韓文清,我有時候真討厭你這樣。」

  『你以為你又有多順眼?』

  「我覺得比你好很多。」

  『彼此彼此。』

  葉修的手指點在螢幕上,緩緩滑過剛毅臉龐上放柔的線條,「老韓啊,哥想抽菸。」

  『不准。』

  「這麼遠你管的到?」

  『你在那抽菸回來就不准抽半根。』

  「那我說我從離開家到現在還沒抽根菸,有獎勵嗎?」

  『要什麼?』

  「嗯……讓哥好好想想啊。」葉修手撐下頷看著韓文清,對頭的人依舊沒什麼表情的等待他下一句話,他噗哧一笑,「行!就不說什麼十條菸。」

  「來機場接我吧。」

  『行。』

  「不行也得行啊。」葉修笑著湊上前,「不然我就不回家。」

  『確定?』

  「不,我想想還是回去的好,應該是把你踢出去家們,而不是我不回去。」總是夾菸的手按在姣好的唇形上,朝韓文清送個飛吻,「你剛剛也太狡猾。」

  『學你的。』

  「哥可沒有這麼煽情過啊。」

  『現在不就是。』

  「……那也是我學你。」葉修一臉正經嚴肅,最後還是在韓文清挑起的眉頭與小韓一臉懷疑的模樣下破功,低笑出聲,「這次放過你,我去睡覺。」

  『晚安。』

  「晚安啊,這次換我掛你通話。」

  『早點回來。』

  「好。」

  按下結束視訊鍵,葉修伸懶腰把關上的電腦放在一邊,捲起被子身子一翻便陷入沉睡之中。

  懂得是在怎樣的深夜無法入眠,何其有幸能遇見你,如此了解我的你。

 


评论
热度 ( 18 )

© 離雨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