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雨然

冰雨/離雨然。
灣家人。
主食全職韓葉/葉韓,副CP無窮多。
十年拖稿,一如既往。(X

【全職高手】軌跡、fin

7.

 

*時間點的jump之旅,只是這次跳沒那麼大力。

*正文的最後一部分,祝韓葉夫夫永浴愛河。葉修!

 

  在Q市的機場,葉修剛下中午的飛機從遙遠處就見到自家情人所站之處。沒辦法,在擁擠的機場裡能空出一個乾淨的圓,想不引人注目也難。

  兩個多禮拜沒見,韓文清大大依舊威懾力十足啊。葉修不著邊際的想,隨人波逐流到韓文清附近時才挪動腳步往人走去。

  睽違已久的溫暖懷抱讓葉修呼出一口氣,「注意影響趕緊鬆手,再抱久一點保安可要過來了。」

  韓文清從墨鏡下白葉修一眼,接過行李把人帶往停車場。

  車門一開一團淺褐色身影迅速蹦到葉修懷裡,「汪汪!」

  「小韓長大啦,想我嗎?」揉揉又狗兒長大些許的身子,毛茸茸的天然暖爐手感讓他很是懷念,「老韓有沒有欺負你啊?趁現在快說出來哥幫你報仇!」

  整頓完行李的韓文清把一人一狗往副駕駛座塞,跟著自己也坐進車子裡,安全帶還沒繫上就見到葉修滿臉笑的靠過來。

  彼此交換一個深吻,多日不見讓此時的吻就像一場戰爭,像隻野獸不斷啃咬對方的唇瓣,互相追逐的舌頭充滿挑逗性的糾纏在一塊兒,難以分捨。

  在擦槍走火前,韓文清很明智的推開葉修。

  「忍……忍不住啦老韓?」葉修嗤笑。

  「你就忍得住?」

  「呵呵。」

  把臉埋在小韓的蓬毛裡,感覺到頸側被狗兒的舌頭輕輕舔過,又有一隻大手在車停下時揉揉他的髮,總算回到熟悉的地方讓他很放鬆,頭一點一點打盹,在車剎住時身體猛地前傾撞在韓文清的掌上。

  「醒醒,到家了。」

  「嗯……」

  這趟出差葉修除了去H市解決興欣隊上的事情外還走一趟B市處理下屆國際邀請賽的事宜,每晚沒有好好睡覺的後果是他見韓文清彎下腰從後車廂取出行裡時寬大的背,整個人貼在韓文清背上動也不想動。

  「起來。」韓文清無奈推推背上的重物,但還是一點動靜也沒有,「葉修?」

  韓文清回頭,就見自家戀人呼吸沉穩的趴在他的背上,一副睡死的模樣讓他無奈轉身把人打橫抱起。

  「大漠,看好行李。」

  對一旁乖乖坐在地上的小韓下指令,韓文清先把人抱到床上後才把行裡拎進家裡,一進房門就見剛剛疑似睡著的傢伙正坐在床上,看他進來眨眨雙眼表示自己的無辜。

  韓文清挑眉,「裝睡?」

  葉修舉起雙手作投降狀,「剛剛真睡著。」但韓文清一離開房間他就醒來這種事他才不會說。

  韓文清點點頭沒什麼其他表示,「去洗澡。」

  「好。」

  葉修乖乖進浴室去洗澡,但洗完澡發現架上空空的一件衣服,只能探出頭來,但此時韓文清早出房間做自己的事。

  「老韓──我的衣服──」

  「汪嗚!」

  葉修低頭看在浴室門前叼浴巾對他晃尾巴的狗兒,笑了,「你比老韓還貼心。」選擇性忽視方才不小心睡著時是誰抱他進來的,葉修只用浴巾遮住重點部位就出房門在客廳溜達。

  韓文清坐在沙發上用筆記型電腦辦公,沒注意葉修的舉動,就見一雙纖瘦的手繞過頸肩掛在他胸前。

  「……葉修。」

  剛洗完澡的身體泛著微紅,很是誘人,加上葉修充滿挑釁的笑容,韓文清眼神一暗,想也不想偏頭就是往頸側一咬。

  「嘶──韓文清你又不是小韓!」

  「去穿衣服!」

  「不過才兩個多禮拜沒見,你的忍耐力下降不少啊。」

  葉修傾下身趴在掛在韓文清肩上的手臂上頭調侃人,下秒唇被狠狠封住,舌尖直探入口腔。

  「唔嗯……」

  皮膚沒穿衣服而顯得微涼,溫熱的手覆在胸前,指尖捻住暴露在空氣中而直直挺立的乳首尖端輕輕向外拉扯。

  感覺到後腦杓被按住,口腔被恣意舔拭,葉修隨著喘息漸重而腳,身體重量全壓在韓文清身上,隔在中間的沙發一下成為阻礙,他覺得隨時一個重心不穩整個人都會翻過去,唯一慶幸的是韓文清的手最多也只能摸到腰部以上的部位。

  伸手用力拍打韓文清的手臂讓人放開,但又在被放開的同時勾住人後頸湊上去索吻直到快沒氣才鬆開,他喘息不已,「白日宣淫啊!素質呢!」

  「不是你先來的?」

  「咳、我只是想問你我的衣服在哪裡。」一臉正經,但就是裹著浴巾賴在沙發上不肯移動,然後被回房間拿衣服的韓文清糊一臉的衣服。

  「穿起來,再感冒你試試看!」

 

8.

 

  穿好衣服後葉修抱著小韓窩在韓文清身邊,才下午暖氣當然還沒開,只穿一件單薄的上衣讓他有點冷,但卻怎麼樣都不想再加一件衣服。

  韓文清也不管他,打著沒打擾他工作就隨他去的念頭,葉修只能倚在韓文清身側逗弄小韓,跟狗兒玩接球遊戲和訓練握手坐下等簡單的指令,偶爾還要閃躲會舔得他一臉口水的舌頭。

  當韓文清結束工作時才發現身邊不知不覺安靜許久,轉頭就見到葉修靠在他肩上小韓窩在葉修懷裡,一人一狗睡得很熟,午後的陽光自落地窗透入室內,為靜謐的氛圍增添暖意。

  伸手撥開葉修的瀏海露出底下光潔的額頭,韓文清輕吻在睡著的人額上,見睫毛一顫,眼睛緩緩睜開,墨色的瞳充滿慵懶,「唔,老韓……」

  「去房間睡?」

  「別,再睡晚上就睡不著啦。」

  揉揉有些酸澀的眼,按好他一動就跟著醒來但還趴在他肚子上不肯移動的狗兒,掙扎一會兒總算坐正身子。

  搶走韓文清的筆記型電腦刷卡登陸榮耀,葉修十分愉快的開著跟他打十多年的大漠孤煙四處亂跑,意外接到boss刷新的消息,葉修偏頭一臉真誠,「要是看到大漠孤煙指揮興欣公會會怎麼樣?」

  「別胡鬧。」

  很快來到boss的座標地,葉修轉一圈沒見到自家公會的人,看來這次興欣還沒收到消息,沒能參與這次搶boss,「行,當作大放送,哥幫你搶吧。」

  說完就操作大漠孤煙直接上前開boss,順手打開內建麥克風,「一隊跟上,二隊擋住藍溪閣……」

  霸氣雄圖團隊比興欣公會素質好上許多,沒什麼職業選手搗亂的情況,葉修隨口下幾個指示後就任其自由發揮,自己控制大漠孤煙拉穩boss仇恨。

  「衝拳。」

  大漠孤煙使出高踢。

  「千金墜。」

  大漠孤煙在boss頭上踩好幾下,鷹踏。

  「鋼筋鐵骨,霸皇拳。」

  大漠孤煙硬是躲過boss攻擊,補上雙虎掌。

  在一旁包圍打boss的霸氣雄圖普通成員汗顏,怎麼大神用的技能都跟講的不一樣呢,boss又不像玩家會因此受到干擾,系統判定可不會受聲音影響。

  至於屬於霸氣雄圖公會高層的知情人士,聽到方才指揮霸圖那就一個順口的聲音時常在對陣興欣公會時出現,他們也猜到此時控制大漠孤煙跟報技能名的人是不同個。

  見霸圖死敵總跟自家大神唱反調,他們也很想吶喊讓韓文清幹死葉修啊,但自家大神跟葉修處在同個空間讓他們不知道該不該喊出聲。

  「猛虎亂舞。」

  大漠孤煙左手前托,右手成拳架在腰間蓄力後一拳揮出,勁風中挾著虎嘯聲,拳皇身後朦朧吃現一個仿若猛虎咆哮的圖騰。

  拳腳全數不漏打向boss,拳風帶起的狠勁讓旁人都有種深陷風暴的感覺,boss的回擊也在攻擊中被閃開。到猛虎亂舞的最後一擊右手前左手後,由掌變拳帶有強力吹飛效果,砸在boss身上恰巧是最後一擊,boss隨著技能結束應聲倒下。

  若此時有職業選手在場,肯定會目瞪口呆。方才使用猛虎亂舞的大漠孤煙帶著一如既往的頑強卻又多一絲少見的靈活,靈活的動作裡仍含有堅決果斷,拳皇的風格結合榮耀教科書的操作習慣。

  「配合的不錯啊老韓。」

  葉修收回放在鍵盤上的手對身旁的韓文清笑道,韓文清也鬆開緊抓鼠標的手。

  「你也是。」

  藉著從第一區開服打到現在對彼此的了解,共同完成猛虎亂舞的操作。

  「唷,掉不少材料。」

  把電腦推還給韓文清,葉修湊在螢幕邊,大漠孤煙站在最前線自然能看到boss的掉落物。

  他轉轉角色視角,看向走上前拾取材料的蔣游,「辛苦啦,分點材料給我唄。」

  霸氣雄圖會長表示搶到boss就好,到底是誰指揮他不想深究,至於剛剛那句話,在葉神的呼痛聲下被淡然無視。

  「辛苦了。」把葉修推到一邊去,韓文清交代幾句就關上電腦,「吃飯。」

  葉修抱起小韓閃到一邊去開狗飼料,家裡掌廚的人走進廚房簡單弄幾樣,在還沒做完菜前把來鬧的情人趕出去,在料理上桌後又要把人拎去飯桌。

  生活回歸正軌。

  葉修窩在開好暖氣的房間床上翻看最新一期電競周刊,在韓文清進來時身子一滾,捲走所有的被子。

  「老韓晚安!」

  明顯的不懷好意。

  韓文清也沒怒,連人帶被抱在懷裡,在懷裡人大概是頭的位置親一下,「晚安。」

  見自家宿敵沒什麼特別反應,葉修悶在被子裡半晌乖乖探出腦袋,臉正好對上戀人的鎖骨,忍不住湊上前咬一口,抬頭對上墨色的眼,「老韓,國際邀請賽來不來,這次你沒藉口吧?」

  對視幾秒,葉修揚起嘴角,「再不來就沒機會啦!」

  「好。」

  這次他們並肩在全世界榮耀巔峰的賽場上,一同爭奪至高無上的榮耀。

  不論結果與否,他們都會一起走過接下來的十年、二十年──一如既往。

 

正文到這邊就結束囉。

這篇算是風格比較簡單輕鬆向的,所以沒有H沒有H沒有H!
我說番外跟正文字數差不多,信嗎?(ry

评论 ( 2 )
热度 ( 31 )

© 離雨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