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雨然

冰雨/離雨然。
灣家人。
主食全職韓葉/葉韓,副CP無窮多。
十年拖稿,一如既往。(X

【韓文清生賀/韓葉】因為是你

借用了一下韓葉婚禮茶會的梗,七曜說原因的時候真的被閃得滿臉血,幸福到哭!

差點卡稿卡到死人(?)我發誓我本來打算走溫馨路線的,但現在有傻白甜就不錯了我看根本就逗比。(扶額

改不了一些寫作習慣還請各位將就下吧。QVQ

關於送菸這沒情調的禮物,小精靈說這就是他們相愛(關心健康)相殺(摧毀心愛物)的最佳體現。

在寫稿前甩了BZ,紫羅蘭的花語:愛的羈絆

……菸與被掐的菸,如此美好的羈絆真符合題意(fuck

 

補一句啊,老韓生日快樂!自從參加完茶會後老韓在我心目中的地位竄的跟葉修一樣高了。韓大神生日快樂!


正文

  「我等你回來。」

  「我回來了。」

 

  3/31。

  掛在客廳的日曆紙上平淡無奇的一日,但卻讓萬年榮耀宅男總算願意移動尊腳離開電腦前走在街上。

  今天是韓文清生日。

  因為作息時間不同,葉修醒來時壽星早就出門工作,連話都還沒說上半句,雖然跟往常一樣也不打緊,但自同居以後,他對於自家戀人的一些事情多少也上了點心。

  但沒做好戰術策畫就直接跑出門絕對是一大失敗啊。蹲在街邊拍拍薄外套空蕩蕩的口袋,身上的錢帶不夠,回去拿又有點麻煩,更麻煩的是就算有錢也不知道該買什麼當禮物。

  光是用腦袋想韓文清吃蛋糕做這麼少女情懷的事情他就渾身不對勁。

  菸一根根抽著,無意識看著遠方的天空,任思緒不斷飄遠,網遊時期、嘉世三連冠、霸圖迎頭斬下嘉世的連冠韓文清第一次捧起總冠軍的獎盃。

  那個人站在燈光下耀眼的身影、大漠孤煙勇往直前的模樣全深刻在他心上。

  第八賽季的全明星賽,他說他等他回來,第九賽季他說我回來了。

  一絲一縷的回憶牽扯著榮耀,交織出稠密的網,他自願踏入即使會被糾纏一生也無所謂。

  一雙很眼熟的鞋在他面前停下,還有一句明顯表露不悅的「你在這幹嘛?」

  「回來啦。」起身時腳早已發麻得失去知覺,前傾時葉修順勢把重量全交給自家宿敵兼戀人。

  「韓文清,生日快樂。」

  充滿愛意的輕吻卻在被催深前先一步退開。

  還順便把口袋裡快空的菸盒塞進對方手裡,「別嫌棄啊這可是哥全身上下僅有的家當了。」

  「葉修!」

  躲開想捉他的大手,葉修賊笑從後面遮住韓文清的眼,半個人都掛在他身上,「老韓啊哥難得幫你過個生日,許個願唄?一定幫你實現。」

  「去領證。」

  「臥槽老韓你不講究啊,哪有人這樣求婚的,不行不行,速度換個。」

  「不是說一定幫我實現?」輕拉下那雙美得令人讚嘆的手,回身把自家戀人按在懷裡,見葉修一臉吃癟的表情,一向一臉嚴肅的霸圖隊長忍不住露出笑意,「回去打競技場?」

  「走著!看在你今天生日份上讓你一把!」

  「誰輸誰贏還不一定。」

  「嘖嘖、你別不服老啊。」

  「全力以赴。」

  聞言葉修一笑,湊上前討好似的親吻韓文清的嘴角,「一如既往?」

  「是。」

 

  酣戰數回合,已經退役的他們許久沒卯足全力在競技場裡發洩十足的精力,今天總算過把癮。

  屏幕裡君莫笑撐著傘沒了動作,拳法家也停下凌厲的攻勢,血條見底卻沒有打下去的慾望。葉修拿起被擱在桌上的菸盒,還沒爆起手速點菸就被身邊的人搶走一把掐掉。

  「居然這樣對我送你的禮物,累感不愛啊老韓。」

  完全無視葉修的嘟噥,韓文清對於這臨時拿來湊數的禮物絲毫不感到惋惜。更何況……他已經收穫最好的禮物。

  「難得的機會只許這麼平淡的願望啊,真無趣。」

  甩掉掛在肩膀上的手,韓文清睨了賴在他背上軟得像一灘爛泥的人,「領證?」

  「……當我什麼都沒說。」葉修懶洋洋的靠在韓文清肩頸間,聲音透過布料傳出聽起來有些悶懨懨,「不後悔?」

  後悔,各方面的。

  自然清楚這打了十年的對手所指為何,他沒有出言安慰,只是拉著人的手做起手操。葉修不需要安慰,這點他比誰都還清楚。

  而這人偶爾有脆弱的一面令人心疼,但他一直都在。前半身他為榮耀拚搏,接下來的日字與這人相伴就好。

  「一如既往。」他說。

  見葉修鴕鳥似的把頭埋得更深,韓文清微微勾起一抹笑。

  因為是你,不後悔,足已。


评论
热度 ( 13 )

© 離雨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