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雨然

冰雨/離雨然。
灣家人。劍三坑底。
韓葉文不會刪,但也不會更了(應該沒忘更什麼吧#
就寫寫那些在劍三遇到的人事。

【全職韓葉】致青春、6

補充個設定,舊嘉世的都是教師,新嘉世……應該不會出現吧。

*師生校園

*設定老韓是14歲,跟葉修差了5歲

*OOC、OOC、OOC

  「葉修。」

  難得沒敲響辦公室的門就逕自踏入,頭埋在臂彎裡的葉修連看都不用就知道來人臉到底有多黑,還有若具象化一定能瞬間燒了他的怒火。

  抬頭對上韓文清的視線,葉修張嘴想說些什麼,最後愣是一個氣音也沒發出就閉上。連上幾堂課讓喉嚨的狀況更加糟糕,現在即使沒有任何動作也能感覺到自喉嚨傳來的燒灼感與吞嚥口水帶來的疼痛。

  「你傻了嗎?喉嚨痛不休息逞什麼強。」見葉修這副模樣韓文清皺緊眉,翻出放在書包裡的白色藥丸與水杯一同遞過去,「吃。」

  眨眼,葉修乖乖接過東西,忍著不適把藥吞了下去。

  「下午的課去請別的老師代課。」

  一把按住葉修搖如波浪鼓的頭,韓文清忍住把拳頭往人身上招呼的慾望,「葉修……」

  被點名的人一臉無辜討好狀,打著手語表示自己休息一會就沒事了。

  「葉修。」

  葉修不是沒想像過韓文清發怒的模樣是如何,以前相處時他也不斷的撩撥韓文清,以把人惹怒為目標努力,但無論言語嘲諷還是調戲的行為全都被無視個透徹,總是以一聲冷哼與一句「幼稚。」作為總結。

  不論是十年後還是二十年後的葉修回想起韓文清真正生氣的模樣,都會好心的奉勸後輩,絕對、絕對不要惹火老韓啊,那後果絕對畢生難忘。但似乎有那麼大能耐能把韓文清惹火的人,也就那麼一個而已。

  最後葉修下午全部的課請跟他關係比較好的蘇沐橙代課,蘇沐橙被韓文清拜託時還一臉驚訝的看向某個裝鴕鳥似把臉貼在桌子上零距離接觸的人,表示原來他也有不上課的時候以及終於有人能治得住他深感喜聞樂見

  「沐橙,你不覺得老韓越來越不尊師重道嗎?」

  休息一整個下午總算有點聲音的葉修無力瞪著離開辦公室的背影,放學加課時韓文清看起來與往常沒什麼差別,只是說什麼都不讓葉修講題。

  正在收拾教材的蘇沐橙看他一眼,微微一笑,「你甘願如此,不是嗎?」

  葉修一愣,千頭萬緒最後化為無奈的笑容。

  「或許吧。」

--以下廢言--
  因為租屋的事情跟家裡吵架,能心平氣和碼完今天的進度我都覺得不可思議。
  之後這篇更新會比較穩定,後面的劇情寫得差不多了就剩一些小段落藥補全,希望親們不要覺得收尾收太快啊雖然我也,嗯。(#
  這文完結後接下來要寫中篇/短篇還沒想好什麼題,有人想提議嗎?

评论
热度 ( 14 )

© 離雨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