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雨然

冰雨/離雨然。
灣家人。劍三坑底。
韓葉文不會刪,但也不會更了(應該沒忘更什麼吧#
就寫寫那些在劍三遇到的人事。

【全職韓葉】致青春、8

沒存稿了怎麼破。(◞‸◟)


*師生校園

*設定老韓是14歲,跟葉修差了5歲

*OOC、OOC、OOC


  因為對師長不敬,韓文清在狠狠捱一頓罵加上勞動服務結束後已是放學時分,頭痛的從同學手中接過一疊作業。

  「呃老……咳,韓同學啊,地科作業的儀器都在頂樓,有需要的話跟老師打聲招呼可以去用。」

  綁著小馬尾的隔壁班同學好心提醒,韓文清對這人印象挺深,據說幸運值有點……拿過不少比賽的第二名,就是沒有第一。

  「A棟教學大樓,順帶一提老師五點就回家了。」

  「……謝了新杰。」

  看一眼錶,時針直逼近六,無奈這作業明天就得繳交,韓文清也只能先跟同學們道別去頂樓碰碰運氣。

  輕輕轉動門把,確認門沒被鎖上後他鬆了一口氣,推開門時卻是一愣,他的班導師正靠著欄杆,昏暗的燈光讓他看不清楚這人的臉龐,只有葉修手指夾著香菸的星火。

  「這裡不能抽菸,老、師。」

  「想投訴?」葉修無所謂的笑,「頂多被扣點獎金罷了,老馮還捨不得趕我走。」

  雖然嘴上這麼說,葉修還是捻熄了手上的菸,向韓文清招手,「你這人啊、太正直了,早晚會吃虧。」

  伸手摀住韓文清想接話的嘴,葉修掃了眼韓文清手上的作業,「地球科學?反正也沒事哥來幫你吧。」

  葉修手上的菸味有些刺鼻,他卻沒急著拍開葉修的手,即使只有微弱的光線他還是能看見眼前這人臉上的不自在,以及有哪處說不上的怪異。

  就像之前明明喉嚨不舒服卻還是硬把課上完一樣。

  「葉修。」

  「嗯?」

  「不舒服就說,別憋著。」

  「……」葉修愣愣地盯著韓文清認真的臉,半晌後喉嚨發出一聲怪響,如笑如泣。

  「老韓你別說這話,怪噁心人的。」

  「葉修!」

  「我知道。」

  你是認真的,我知道。他仰起頭看向廣闊的星空,但對不起,我擔不起你的那份認真。

  他緩緩閉上眼,把那人的認真全收進心裡。

  「謝謝你啊老韓。」

  「什麼?」

  「這麼相信我啊。不過以後劉皓說什麼你都別管,真真假假你分不清楚,亂回話你又會像今天一樣。」

  「……你知道了?」

  「是啊,在學校鬧得可大了。」葉修伸出手指,用力戳在韓文清額頭上,「不過劉皓這次倒是說對了一點。」

  「什麼?」

  「我是對你別有居心。」

  「你!」

  「*今晚的月色真美。」

  突地岔開話題,葉修看見韓文清眼底詫異轉為困惑,他低笑。

  「老韓啊,你真不懂浪漫。」

  他果然是傻了才會在不斷招惹韓文清,最後自己卻陷得比誰都還深。

  但他願意如此,哪怕最後粉身碎骨。

  「要不要暑假教你點特別的東西?」

  「什麼東西?」

  「呵呵,到時候就知道了。」

  「在那之前,先把菸掐掉。」

  「嘖。」

 

*出自夏目漱石翻譯軼事。


评论
热度 ( 15 )

© 離雨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