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雨然

冰雨/離雨然。
灣家人。劍三坑底。
韓葉文不會刪,但也不會更了(應該沒忘更什麼吧#
就寫寫那些在劍三遇到的人事。

【全職韓葉】致青春、12

昨天的份,想發時lof就掛了(

電腦什麼時候才會記得韓葉不會變成寒夜呢QVQ

*師生校園

*設定老韓是14歲,跟葉修差了5歲

*OOC、OOC、OOC

  知了聲喧鬧整個夏天。

  因為家裡人時常出差,韓文清假期時間幾乎都待在葉修的辦公室裡,葉修手上有個研究項目,他閒暇時就待在一旁觀摩,偶爾幫忙打下手做點紀錄。

  他大半時間是做葉修出的習題,正如葉修之前所言,教的確實是很「特別」的東西,一些高中甚至是大學的學科被一樣樣慢慢講授,對於一個初中生確實難了點,但韓文清有大把時間慢慢理解。

  但韓文清還有更多的時間,是跟葉修依偎在一塊兒。說依偎是好聽的講法,實則是葉修死皮賴臉的蹭在韓文清身上。

  韓文清的體質特殊,冬天暖夏天涼,葉修一向懶得開冷氣說是太浪費,乾脆就巴在韓文清身上怎麼樣都不放開,直到把人纏得受不了去買冰涼的飲料回來才笑咪咪的抱著飲料罐子窩到辦公室的另一邊繼續做研究。

  有的時候他們會在空曠無人的辦公室恣意親吻彼此,情竇初開的少年與對戀愛涉獵不深的青年,忘卻彼此的身分,就僅是相愛而已。

  不過是親過幾次,現在換成韓文清能夠把葉修壓在牆上吻,韓文清只比葉修矮上些許但力氣大上許多,對於按在他後腦勺的那隻手葉修表示很無奈,他也不是修過很多戀愛學分的人但想到輸給一個還沒成年的毛頭小子就覺得不爽。

  缺氧的腦袋昏昏脹脹,葉修伸手推了推壓在自己身上的人,半晌被放開總算能夠呼吸,「……老韓你過了啊。」

  「對不起。」

  韓文清微仰著頭看被他吻得紅腫的唇、泛起微紅的臉頰還有丁點水氣瀰漫的眼,慾望瞬間又爬上頭,他又湊上前索吻。

  喀。

  咖噹!

  葉修的手不經意掃到放在桌上的教課書,東西全砸落在地上,掩蓋掉不屬於這個空間的聲音,兩人也被驚得瞬間分開。

  互視半晌,葉修終於受不了這氣氛似的用手背抹過嘴巴走到一邊擺滿儀器的桌子。

  「老韓我告訴你今天不准再過來了。」

  腰被一雙手抱住,身子被往後一拖撞上胸膛。

  「臥槽!你放、唔──」

  翅膀還沒長硬就敢不聽話啊?葉修一怒,發狠咬上韓文清的嘴角,未料對方恰好退開,牙齒全啃在自己唇上,「嘶──韓文清!」

  過了好一會兒葉修總算把人趕到一邊做作業,不時摀著嘴唇上的傷暗自齜牙,等到研究告一段落時,他才注意到韓文清不知何時拿著藥膏待在一旁。

  放下手上的工具,任韓文清沾著藥膏的手指輕巧撫過傷口,小心翼翼的就怕不小心弄痛他。見韓文清緊張又愧疚的模樣,淡淡的、暖暖的甜流過心口,葉修忍不住伸手戳了韓文清緊繃的臉頰,「小傷而已,沒事。」

  「對不起。」

  「去去寫你的作業去。」

  葉修擺手示意人回去做題目,未料韓文清靠上來輕輕啄了口他的唇,他無奈的看著眼前的少年。

  「韓文清你夠了啊。」

  「再一次。」

--
這篇破千字了(艸)

评论
热度 ( 14 )

© 離雨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