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雨然

冰雨/離雨然。
灣家人。
主食全職韓葉/葉韓,副CP無窮多。
十年拖稿,一如既往。(X

【全職韓葉】致青春、14

有小bug,國三時老韓的班導換回來了,大家就忽略吧反正不影響……orz

*師生校園

*設定老韓和葉修差了5歲

*OOC、OOC、OOC

  坐在課堂上的每分每秒都成煎熬,放學的鐘聲一響起,韓文清立刻拿起書包跑向葉修的辦公室。

  見到人還在位子上敲著鍵盤不知道在做什麼韓文清才鬆一口氣,但一向堆滿雜物的空間此時卻乾淨的可怕,一箱箱的東西被整理好放在桌邊。

  「葉修。」

  「你來啦,坐唄。」

  葉修從箱子裡拎了兩碗泡麵出來,在韓文清出聲阻止前便拆了封,「吃完能少點重量,順便讓你瞧瞧哥的手藝。」

  韓文清一向對這種沒營養的食物敬謝不敏,但這次卻什麼也沒說。兩人一時相顧無語,最後葉修受不了這詭異的氣氛,抓抓頭先開口:

  「這事跟你無關。」

  見韓文清一臉不信,葉修嘆了口氣拿起擱在印表機上的紙遞給韓文清,「抱歉啊老韓,本來想至少等你考完試再去的。」

  「但我家老頭直接幫我上報了,說以後要去做什麼國家級研究,得先去美國進修。」

  知道騙不過韓文清,葉修也不敢說謊,但話卻有所保留。去美國進修的事情之前聽家裡說過不少次,但他一直推託想再多待一些時間,此時事情一發不可收拾,他若還待在這個地方,恐怕會毀了韓文清的一生。

  被學校開除對葉修而言沒有太大的傷害,丟了工作家族的龐大輿論謠言並不會改變什麼,但韓文清不一樣,出生在簡單而平凡的小家庭,若是遭到劇烈的打擊一夕之間就能破碎。

  只是個還未踏入社會的少年,不需要也不應該負擔這麼多責任與傷害。

  被針對的人是他不是韓文清,更不能讓韓文清來承受。

  「所以我得離開了,老韓。」

  他正視韓文清的眼睛。

  「對不起。」

  「唉唉別這臉嘛,我沒錢包給你你知道的,以後補給你行不?」

  「……韓文清。」

  淚水已在眼眶打轉但始終沒有落下,握緊成拳的雙手顫抖著,看著眼前青澀而倔強的人,葉修嘆了口氣。

  「韓文清,抬起頭來看著我。」

  「聽著,我會回來的。」

  「不管多久,我都會回來。」

  「所以別這模樣……好嗎?」他微微勾起嘴角,帶滿苦澀,「我會捨不得啊,老韓。」

  葉修傾下身吻了吻緊抿起唇線微微顫抖的嘴角,而後又在額頭上落了一吻。

  「吃麵吧。」

  韓文清看了眼對方貼近的臉龐,鼻息的溫度讓他忍不住想起每次接吻時貼近的溫度還有那觸在唇邊的溫潤。

  「葉修。」

  他聽到自己的聲音沙啞而哽咽,一點也不像他還是他最討厭的軟弱,但此時他只能用這樣的聲音,低聲呼喚。

  「葉修、葉修……」

  「我在。」

  接過遞來的碗,韓文清低頭吃起麵,上騰的水蒸氣濕了他的視線,眼睛霧霧的什麼也看不見,機械式的撈起麵送入口中,「不好吃。」滿嘴苦而軟爛的麵體,讓人一點胃口也沒有。

  但他還是吃完整碗泡麵,把空碗放再桌上抬起頭時,除了微紅的眼睛已和平時無異,「你會回來嗎?」

  讚賞的拍拍韓文清的頭,葉修肯定的點頭,「下次換你泡麵給我吃。」

  「泡麵沒營養,下麵可以。」

  「好。」葉修笑了,彎下腰緊抱住韓文清,「保重,好好考試。」

  韓文清似是用盡全身的力氣回擁,「我可以去機場送你嗎?」

  「好啊。」

--

昨天的份兒,晚上看能不能再碼一篇吧

评论 ( 2 )
热度 ( 14 )

© 離雨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