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雨然

冰雨/離雨然。
灣家人。
主食全職韓葉/葉韓,副CP無窮多。
十年拖稿,一如既往。(X

【全職韓葉/葉修2015生賀】一瞬

先佔個TAG,覺得今天應該沒辦法碼賀文了嗚嗚QVQ

葉修生日快樂!

謝謝兩年前小夥伴爽快的推我下坑,此生無悔進榮耀、慶幸與你們相會。

--補檔來啦!我一直以為我放了文才鬧消失(X
*私設有,跟葉修生日沒太多關係狗咩(土下

一瞬

 

  又再次舉起冠軍獎盃,第一屆世界榮耀邀請賽!

  賽後記者會參與國家的選手一出場就被閃光燈照得看不清路,等大家快門停下後,眾記者們才發現站在隊伍頭是中國代表隊那位總是笑得溫和的隊長。

  國外記者那個茫然啊、怎麼站在第一個的是隊長呢?領隊去哪兒了?

  中國特地跨海而來的記者們淚流滿面,這景象多熟悉啊!尼瑪,葉修又人間蒸發了!

  眾記者們炸開鍋的喧鬧,但也無法改變某人腳底抹油提早溜了的事實。找人?甭想了葉修這人有多麼會躲,恐怕找到人的時候人已經在中國的機場了。

  喻文州一臉鎮定的拿起麥克風,「咳,我們開始吧。」

 

  「老韓怎麼樣,哥又比你多一冠啦,後悔不?」

  被賽場館被工作人員找翻的人此時正懶洋洋地靠在欄杆上,叼著棒棒糖有一搭沒一搭數頭頂上的星星,而後被遠赴而來看比賽的韓文清罵了句「無聊。」才笑笑的站直身子。

  「下次賽季有沒有信心?」

  「一如既往。」

  「呵呵,就喜歡你這句。」葉修靠上韓文清的手臂蹭了蹭,將近一個月的備戰與密集賽期饒是他也感到疲憊,「韓文清……」夏休過後葉修一回家就被自家老頭打包送到國家隊,倆人已經好一段時間沒見面,要換是擺在哪個賽季都是稀鬆平常的事,但此時此刻踏在異鄉土地,原先的想念全化成心安。

  「葉修。」

  「嗯?」

  「恭喜。」

  「謝啦,待會慶功宴一起來唄。」

  「好。」

 

  第十一賽季,霸圖總冠軍。

  時隔七年,韓文清再次捧起總冠軍的獎盃。

  葉修看著在充滿無限亮光的舞台上的冠軍隊隊長,韓文清卻忽然轉過來看向站在場邊暗處的他。

  葉修。

  他讀懂了對方的唇語,微微一笑,抬起手揮了揮。

  記者會一結束,葉修就被韓文清就跩著進入休息室,鎖上門後就被狠狠壓在門上親吻,雙唇緊緊相貼,唇舌之間的交戰發出曖昧的水聲。

  「老韓啊……」總算被放開,葉修輕喃,手擱在韓文清的肩上圈住對方的頸,「恭喜?」

  「我要退役了。」

  「嗯。」在對方頸窩蹭了蹭,葉修感覺到圈住他腰的那雙手微微收緊。他們大半人生為之奮力一奪的戰場,怎麼可能說走便輕易抽身。

  只是不得不。

  「老韓等你慶功宴回來,咱們競技場見。」

 

  韓文清又見到了,葉修的笑容。

  前幾賽季嘉世如日中天的時代,葉修在賽場上笑得恣意而張揚,總是令他因那一瞬而怦然心動。

  韓文清發現自己原先有些低落的情緒逐漸平穩,對於職業賽場並非不留戀,只是沒有想像中捨不得。

  他最大的對頭仍在他身邊。

  「再來一場。」

  「老韓你不累啊?」儘管嘴上這麼問,葉修依然手腳俐落的按了準備,「速度速度。」

  大漠孤煙揮拳而上,君莫笑輕巧的隔開攻擊。

  十年的精采仍在一瞬之間。

 


评论
热度 ( 1 )

© 離雨然 | Powered by LOFTER